眼鏡蛇 (Cobra) 系列的設計師康斯坦丁·沃特曼 (Constantin Wortmann) 回答了我們就設計和他的餐具新系列提出的問題。
您崇拜哪幾位設計師?
我崇拜的一位偉大設計師是照明大師英葛•摩利爾 (Ingo Maurer)。我曾作為設計學生在他的團隊工作,他教導我:「德國」設計並不一定意味著包豪斯傳統,設計和藝術之間沒有任何邊界。

您的主要靈感來源是什麼?
一般而言,很難確定到底靈感來自哪裡。旅遊、閱讀、在山間散步...我想最重要的是要用眼(並用心!)觀察。說實話,我的大部分設計都出自我的工作室:目前正在做的項目、塗塗畫畫、製作模型、關注細節,最重要的是:探討各種解決方案和版本。

眼鏡蛇系列的靈感是什麼? 
該系列的第一項設計是眼鏡蛇燭臺,其出發點是為了找到燭臺的原型:寬腳、細腰、上面放蠟燭的部位稍寬。我以各種形式扭曲燭臺,觀察燭臺的各種變形。其中的一種變形是將燭臺彎成波浪形。結果看起來並沒有任何受扭曲的跡象,而是顯得非常優雅動人。於是眼鏡蛇系列就誕生了。對於眼鏡蛇系列中的其他作品,最重要的目標是保持這種優雅以及和諧之曲線,而又略微出乎意料。 

該餐具系列經過哪些發展歷程? 
我認為這是「眼鏡蛇持續發展」過程中的一個必經階段。我們從燭臺開始。下一個設計是茶燭燭臺,接著是花瓶,然後我們設計了大果盤。後來又設計了不銹鋼小碗和水瓶,至此我們可以說是已經「踏入」了餐具領域。 

該餐具系列有何獨特之處? 
盤子和碗是根據現有眼鏡蛇鋼碗之曲線設計而成,而玻璃杯和杯子則借鑒眼鏡蛇系列燭臺。由於「日常使用」物品必須首先保證其功能性,這可能會稍微影響到外形上的生動性:目的是既保證獨特外形(眼鏡蛇系列之波浪形及「簡單隨意」),又能在餐桌上完美地發揮其作用。設計無徑向對稱的玻璃杯/杯子是非常罕見的,而且還要保持外形自然和諧、不張揚。 

用陶瓷製作餐具系列,而不用不銹鋼,效果怎樣? 
陶瓷是我喜歡用的材料之一。我喜歡陶瓷亮晶晶的白色和柔和的觸感及其半工業化生產、釉面、不同的燒制過程、手工拋光。與鋼質相比,陶瓷的魅力在於其脆弱性。其實,陶瓷非常適合眼鏡蛇系列的設計理念,因為陶瓷比鋼更溫和、更圓潤,不會形成尖角或銳緣。採用陶瓷料能讓眼鏡蛇系列線條顯得非常自然。在我看來,陶瓷系列與不銹鋼系列截然不同,但效果非常好:不銹鋼的精密度高、持久耐用、光亮,而陶瓷卻溫和、柔潤。
您希望您的設計作品能給 Georg Jensen 增添什麼?
我的設計通常結合天然造型和井然有序的幾何體。例如,新型瓷制餐具:第一眼看上去顯得一點都不精緻、又彎曲、近乎雜亂。但是,仔細一看就能發現幾何體,所有的盤子和碗都具有相同的基本外形和曲線,都有三個高點和三個低點。唯一不同的是曲線的大小和比例。我希望能為 Georg Jensen 增添些許驚奇,我稱之為「充滿詩意之趣味」。我的設計雖略帶感性,卻不失優雅。